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马.星期二

梅石花语 花与石牵手的语言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婉容艳后的鸦片枪(52-43-1)  

2015-06-11 06:24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讲达翰尔人与“烟”。不是把“烟”硬拉进来说事。是讲述达翰尔人生存生活中,“烟”在怎样扮演生命链不可分部分。

前面大量故事中。从鸡鸣天亮开始,到夕烟牧归一天结束。与轮番进攻的蚊虫、瞎虻、小咬刨蟦对抗的武器是“烟”。

有艾蒿火绳烟,草堆沤浓烟、干活小烟锅、炕头聊天的大烟袋、姑娘叼的不大不小秀气荷包铮明瓦亮“乌米杆”。

 古诗“锄禾日当午,汗滴禾下土”。说明盘中餐来的很辛苦。达翰尔人锄禾还有一种辛苦没有成诗。本人今天补上:

   锄禾日当午,瞎蠓群狂扑。一口咬后背,见血先扔锄。

遇 “大瞎蠓”群,边干活边抽烟也熏不走牠们。要不停用枝条轰打,大瞎蒙个头是苍蝇的十多倍。

 ( 转载)

婉容艳后的鸦片枪(52-43-1) - 天马.星期二 - 天马.星期二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